<sup id="4u0q0"><small id="4u0q0"></small></sup><tr id="4u0q0"></tr>
<tr id="4u0q0"></tr>
<rt id="4u0q0"><small id="4u0q0"></small></rt>
加載中…
正文 字體大小: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2018-09-28 15:41:55)
標簽:

旅游

挪威

戶外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在經過了山妖教堂和山妖之路兩個雨天之后, 終于迎來了一個清朗的早晨。 經驗豐富的PILLE老師決定趁著能見度好完成我們一周徒步中最需要體力的一項: 攀登海拔588米的Frænavarden峰。習慣了在阿爾卑斯海拔三千左右徒步的我,剛開始聽到海拔五六百總覺得太容易了, 后來才反應過來:在挪威徒步經常是從零海拔開始,需要攀登的高度就是五六百米,在阿爾卑斯大山里出發地就海拔一兩千的,所以一天之內通常也是攀登個五六百米。


1. 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山頭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Frænavarden位于莫爾德市北部,直線距離離市區很近,但因為挪威全是山,所以開車要半小時左右。剛開始的山路很輕松,周邊風景有種柔和寧靜的氣息。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越走越高,可以俯瞰峽灣里小島上的教堂尖頂了。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那天一路拍了不少照片,越往高處視線越開闊,風景越美,到了山頂便覺得前面的可以都刪了。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莫爾德周邊的峽灣分支眾多、島嶼星羅棋布,只有站在高處才能將這種山外有山、灣外有灣、島外有島的錯綜復雜的地貌盡收眼底,而Frænavarden山頭是360度無遮擋,任何角度看出去都是恢弘大氣、層次分明的風景,而且風格還各有不同。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向北島嶼眾多, 也有不少綠色棋盤一樣的農田。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向東,山巒更為高聳。 又拍到曾在飛機降落時曾拍過的那座橋, 挪威的公路就是無數橋連起來的。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但你以為, 東面的風景就是峽灣邊的高山和長虹一般的大橋了? 遠不止啊, 在長橋和我們的山頭之間還隔著一個又一個山頭,一汪又一汪湖水。就是這么層次分明內容豐富而且三百六十度連綿,讓人眼睛忙不過來啊!


PHOTO BY JAKE STALBERGER 照片為隊友杰克拍攝PHOTO BY JAKE STALBERGER 照片為隊友杰克拍攝

面對這無限風光,我的瑜伽達人小伙伴們又嗨了。來自愛沙尼亞的克里斯滕和瑪麗又開始花式秀恩愛了。 這對結婚二十五周年的夫妻, 看彼此的眼神就像昨天剛舉行完婚禮。 飯后集體聊天時,克里斯滕經常默默站在妻子背后給她按摩肩膀,瑪麗則不時仰頭含情脈脈地望著丈夫,趁大家不注意親一下。


PHOTO BY SHELLEY SAXEN 照片為隊友秀蘭薩森所攝PHOTO BY SHELLEY SAXEN 照片為隊友秀蘭薩森所攝

32歲杰克是我們一行人中歲數最小的, 單身。 兩個人有兩個人的快樂,一個人也有一個人的精彩,秀一個高難度的。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我的瑜伽水平在這個隊伍中算倒數的, 但也得來一個我的經典打卡動作。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折騰一番鬧夠了,各自選擇喜歡的風光面對著午餐。 來自美國加州的喬安娜獨自坐在一個安靜的角落里,優雅的背影讓壯麗但略嫌單調的畫面有了視覺重心, 我趕緊咔嚓按了幾張。后來喬安娜把這張作為自己的臉書的封面, 注釋是“在世界之巔午餐”。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挪威的天氣就是多變, 剛才還是風和日麗,這會兒可以看到峽灣盡頭已經開始下雨。 趁著雨云還沒移動到我們頭頂,趕緊下山.......


2. 大西洋之路上的彩虹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最后一天的計劃是徒步攀登海拔667米的SJURVARDEN,從山頂俯瞰大西洋之路,然后再下山自駕大西洋之路。駛往SJURVARDEN的路上飄了一陣小雨,到達山腳時天氣看上去依然不妙,PILLE老師說,這樣吧,不想徒步的同學可以直接自駕大西洋之路,然后回城購物,愿意徒步的人留下來徒步,徒步結束后自駕大西洋之路。大多數小伙伴都選擇了購物組, 只有克里斯滕、杰克、我和法國女子杰洛丁組成了徒步四人組,作為組織者的PILLE老師自然得帶大部隊。 相互祝對方玩得開心之后掉頭各奔東西,聽到背后有人沖我們喊了一嗓子:“女士們,記得爬山時保護好男士們哦!”


PHOTO BY JAKE STALBERGERPHOTO BY JAKE STALBERGER

根據PILLE的介紹, SJURVARDEN山頂附近有很大一段平緩開闊的路段,但到達這里之前先要爬一段穿過樹林的比較陡峭的小路。 當PILLE說陡,那是真陡,加上下過雨,石頭變得比較滑, 爬起來得特別小心。杰克和克里斯滕都是大高個,一步等于我兩步,一開始我跟著他們的節奏走,很快就氣喘吁吁了。 

杰克是個特別溫暖的大男孩, 看我停下喘氣,他也立刻駐足。我說你不用等我,我沒問題,只是我需要放慢速度。杰克說,沒事啊,我也想停下來看看風景。于是我愈發不好意思停留了,只好拼了命加快速度。遇到難度大一點的地方,杰克總是友好地伸手想幫我,而我總是習慣性地回復“我自己能行”,到最后他的動作變成伸著手掌但胳膊緊貼身體,一副“不管怎樣,如果你需要,我在這里”的表情,萌得不行。 就這樣,我們在狹窄陡峭而且泥濘的山路上一直保持著克里斯滕打頭陣、杰克殿后的隊形, 直到來到山頂附近的開闊地帶。因為不想耽誤同伴們的時間,上山時我一直沒拍照。

等到了平緩的地方,走在最后的杰克拍了上面那張大全景,圖中藍色小點的是杰洛丁,紅的是我。杰克這張圖上看上去能見度很好,其實一路的天氣變個不停,經常有很濃的霧飄過來,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見,沒幾分鐘,霧飄走了,四周一大堆山頭冒了出來,跟變魔術似的。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一陣濃霧剛散開,忽然有陽光穿透云層照了下來,一道彩虹掛在山外,人高腿長的杰克三步并做兩步的跑到山崖邊拍彩虹,我剛在后面遠遠拍了一張他的背影,那彩虹和陽光就雙雙消失了。

繼續向山頂前進,大概走了十來分鐘,霧越來越濃,風越來越大,到達山頂的時候,周邊所有的景色完全被白霧淹沒了,而且又開始下雨了。克里斯滕問,SOFIA,你需要留在山頂等雨過后拍照嗎,如果你愿意,我們可以一起等的。哦,不用不用,我對拍照沒那么狂熱,趕緊找個地方躲雨吃東西!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來時路上看到開闊的高山草甸上有一個石塊堆成的 牧羊人小屋,正好給我們避雨。屋子真小啊,室內面積不到五個平方吧,我們四個人只能一排坐在牧羊人的小床上。小雨變成了狂風暴雨,只好關上門,小屋沒有燈, 打著手電從包里翻出各種好吃的,一起分享美國餅干、法國巧克力。屋外的風聲象狼嚎一樣,我們四個躲在黑乎乎的小屋里玩得很嗨,在登山紀念冊上寫留言,拍各種裝神弄鬼的搞笑視頻...... 過了好一陣,外面風聲依然很大,克里斯滕鼓足勇氣打算開門看看,“會不會一開門雨水像淋浴龍頭一樣噴進來啊”, 我彎下腰往小屋的窗外看了一眼, 告訴他外面出太陽了,他們仨全笑了,以為我逗他們,我說是真的啊,不信你們低下腰往外面看!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風依然大得仿佛能把人吹跑,天卻暫時晴了。 走著走著,又見一道彩虹掛在前方,這回我管不了這么多了, 拔腿就往山邊跑:“等我一會兒,我要拍照!” 跑到山邊一看,周邊還是一片風雨欲來的陰沉,只在我們頭頂有一片藍天,一條彩虹正好落在遠處的大西洋之路上。 在經歷了上山時的濃霧彌漫和午餐時的狂風暴雨之后,此時眼前的景象如同做夢一般。

美夢總是稍縱即逝, 眼看著又有大片烏云飄了過來,趕緊下山。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然后是雨中自駕大西洋之路。全長36公里的大西洋之路起于比德(Bud),終于Kårvåg,通過橋梁和堤道將一座座大西洋邊的島嶼連接在一起。挪威人驕傲地將它評選為“挪威的世紀性建筑”,英國《衛報》則將其列入“世界最好的公路之旅”名單。要穿越這么多小島畢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大西洋之路被許多游客說成是“象過山車一樣刺激”的公路。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行駛在彎彎曲曲的大西洋之路上,車窗外,細雨紛飛,水色蒼茫,波濤拍岸, 車內,克里斯滕放起了舒緩優美的流行曲,一派平和溫馨,那樣的對比,感覺好極了。

回程路上,我們看到了當天的第三道彩虹。杰洛丁說,小時候大人都跟他們說,彩虹落在哪里,哪里地下就有寶藏。我大叫一聲,“你怎么不早說,剛才我們開過我在山上看到的彩虹落到的地方了!”


3. TIME TO SAY GOODBYE

從大西洋之路回來,照舊是象前幾天一樣集體晚餐。飯后PILLE說,每個人說幾句吧,說說這次活動中哪一天你最喜歡或者最不喜歡,這個活動中你有什么樣的收獲,或者你有什么建議和意見。

氣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雖然之前大家一直在說今晚最后一晚了,待會兒一起出去找點樂子,我還特地在飯前沐浴更衣化妝并且香水噴過了頭,可是好像到了這時候才真真切切的反應過來,“最后” 到底意味著什么。

大家發言有長有短,有的調皮,有的樸實,有的深情,有的深刻,但都充滿了快樂與感恩,正專心聽著,坐在我身邊的英國園丁維多利亞忽然伸手拽走我面前桌面上的餐巾紙,“哎,那是我用過的,臟的”,我正想制止她,她回了一句“沒事,我擦眼淚用”,然后輕輕抽泣起來。

美籍印度醫生阿馬林達公認是全隊中最愛開玩笑的,大家叫他“撲克玩家“, 意思是不知道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此刻他忽然變得特別嚴肅起來。之前他一直說晚上要找個地方喝一杯,還說如果大家不愿意去酒吧就去另幾個小伙伴下榻的海濱小屋喝,而此時他忽然宣布他不跟大家去酒吧了,說要收拾行李,然后超級禮貌地跟每一個人擁抱告別,搞的大家很不習慣......

只是短短的一周, 大家似乎已經習慣宛如大家庭一樣的生活,  早上起來一起做瑜伽, 一起準備早飯,飯后一起打掃衛生,然后一起徒步, 一起吃晚餐,晚餐后又一起打掃衛生, 一起散散步......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習慣了耍酷的時候總有人在旁邊搞笑搗亂......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也習慣了拍照的時候N多手機“黃雀在后”......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習慣了每天早飯后一堆人橫七豎八坐著躺著聊天聽音樂,等著一小時后出發去徒步......


冷艷挪威,氣溫十八度以下的夏天(三)

也習慣了晚上穿過半個小城去串門玩游戲......

對于我來說,這一周最大的收獲是認識了一群五湖四海的趣味相投的朋友,雖然每個人的個性、職業和文化背景不同,但都開放、真誠、友善,而且各有各的精彩。此番之后, 我和幾個女士已經開始計劃約明年一起活動了。另外,這一周的生活讓我開始思考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挪威平均消費很貴,四星酒店單人間價格一百五十歐以上的比比皆是,正式餐廳里一道菜價格在二十幾到三十幾歐元,但我們這次住宿加三餐以及租車和所有活動,每天每人花費才一百歐元。我們四個人分享一套公寓,私人空間很有限,但大家一起坐在客廳里喝酒聊天時經常笑得前俯后仰;沒有豪華大餐,一位心靈手巧的法國女子每天采購新鮮食材為我們做簡單美味的健康餐,頓頓我都吃得很滿足;天氣變化大,簡直四季的衣服都需要,又不想帶太大的行李,于是就那么幾件衣服來回搭,居然每天也能穿得不一樣...... 原來,其實我們真正需要的物質并沒有我想象的那么多。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广东快乐10分现场
    <sup id="4u0q0"><small id="4u0q0"></small></sup><tr id="4u0q0"></tr>
    <tr id="4u0q0"></tr>
    <rt id="4u0q0"><small id="4u0q0"></small></rt>
    <sup id="4u0q0"><small id="4u0q0"></small></sup><tr id="4u0q0"></tr>
    <tr id="4u0q0"></tr>
    <rt id="4u0q0"><small id="4u0q0"></small></rt>